秀吹电视台—朝歌

emmmmmmmmm那天写长评的时候想到个事儿
其实比起魔道天官的配角们已经算是大圆满结局了
引玉殿下还能养魂,三傻重归于好,双玄相忘江湖,叭叭容都还有一盏青灯
就连宣姬也放下了
是了除了我家水横天大家都没凉
是了
『自始至终,真正死透的,只有师无渡一人。』
emmmmmmmmm又是我想死你想得倒美系列了

【篁宣】一世情人

【篁宣】一个可怕的邪教脑洞
就很想写一个邪教脑洞
正如之前一位太太写过,『我见过你鲜衣怒马,见过你痴恋成狂,见过你疯癫若鬼。却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
是的了就是这句话把我拉进了篁宣坑。
这种别说冷到南极圈简直是冷到冥王星的cp肯定只能自己割大腿肉吃了。
【第一世】
鲜衣怒马女将军和无足轻重公主
类似于那种惊鸿一瞥吧
年幼的雨师篁
看到意气风发金戈铁马的宣姬征战四方
然后
直到最后兵临城下大势已去,雨师小姐姐从容自刎
『我终于和你做了同样的事情,宣姬将军。』

【第二世】
雨师小姐姐飞升了,却得知宣姬疯了。
为了一个明知是玩的风流男子。
时间轴乱了不要管了
然后宣姬听说容广政变,裴茗被国主『格杀勿论』
尚在狱中被天怒人怨众叛亲离的宣姬闻此立刻放弃飞升机会【假如她有】自堕鬼道
然后emmmmmmm雨师小姐姐就一直在找宣姬小姐姐
毕竟
『你是年少的欢喜啊』

【第三世】
虽然还没想好但是结局大约是时光静好现世安稳

有没有人看的啊
好的吧没有人看也要写
真的很好吃啊
疯狂安利

这里
发牢骚外加替情妹说话
高亮
接受无能现在走还来得及
想了半天要不要打天官tag算了还是斗胆打上,占tag致歉
在jj分分钟被教做人真的很懵逼了不保证会不会有过激言论
好好说话可以发表不同意见接受来撕逼的直接举报。
—————————警戒线————————

对于慕情此人的态度,我个人在上一篇文里叙述得十分清楚了。而对于慕情的结局我也坚持我一贯的观点,我就是至今还觉得他不会反,搞不好还会最后为主角或者风信而死。这个不提。仅仅是表达一下今天对于jj评论区观点的一些看法。
我认为很多唯谢怜粉一定要搞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喜欢慕情和喜欢怜怜是完全不冲突的两件事情,并不是说我喜欢了慕情就是否认了慕情对怜怜的伤害,就是对怜怜的喜欢的不纯粹。就像甚至喜欢水师和喜欢黑水都不冲突一样,唯粉固然很正常,但是请不要见到慕情粉就划分到怜怜粉和主角阵营的对立面。其实你们没有理由这么做。
其次就是我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上午评论区基本上是一边倒。以至于我还回去看了一遍今天的更新,情妹好像没有说什么引战的话也没作死吧,就是说了一句『殿下你知道我没说谎吧』然后让怜怜想到了以往的事情罢了。说白了还是陈年老账。处理和慕情的关系,其实怜怜已经做得相当好了,对于情妹这种口嫌体正直又傲娇又脾气不好内心还很自卑的人怜怜一直是宛如老父亲一般的包容。而对于以往的事情怜怜一直选择的是『尘封在记忆角落』。我不知道诸位记不记得在太子殿下第三次飞升的时候其实除了玄真殿,南阳殿也是很不待见他的。但是无论是风信还是慕情当时都极其心有灵犀地弄了个分身协助谢怜,而怜怜在慕情出逃那次也说过吐口水和下毒的比喻。慕情不像怜怜那样一向心怀天下,也不像花花那样快意潇洒,他一向是个别扭得要死对你好还不说给你提意见还把话说得贼难听出了事想的是『怎样对当下形势最有利』而不是『怎样才能让大家心里好受一点』的傻瓜,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出他哪怕一点点的脆弱,甚至到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还不愿意呼一句『救我』。讲真我看更新的时候特别怕怜怜一说不信他他就手一松掉下去了,那种『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就用死亡告诉你我没有背叛你』……一把大刀砍下来想想就很害怕了。其实说慕情是极端利己主义者我是不太认可的。他要是利己主义就不会被那些乞丐孩子们所喜爱,『慕情哥哥』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暖啊。他要是利己主义就不会弄出个扶摇去助阵。 他要是利己主义也不会对风信『喊他走还不走,只好打晕他』。除了三十三神官那事可以说他做的任何事情都能够被理解且符合情理。
除了魔道里温晁王灵娇那样的奇葩其实秀秀笔下的所有人物都是圆形人物啊,特别是慕情啊戚容啊水师啊灵文啊甚至老父亲之类的争议性比较大人物肯定是有人捧有人踩啊,就不能平常心一点见到不同观点一笑了之吗?非要跟别人争个高下出来有什么意义吗?
好牢骚发起来了打不住了抱歉。
今天在jj,从好声好气的『其实情妹妹也有苦衷』被diss『他就是自私自利冷酷无情忘恩负义』到后来的有点认真地反驳『当初娘娘被扔去皇城的时候大家伙还觉得是黑水干的呢不也被打脸了不要过早凭借主观臆断下结论啊说不定还有反转呐』被diss『慕情凭什么和我们黑水大佬比,我们黑水大佬正人君子他这么自私自利冷酷无情忘恩负义』(woc这重点抓得简直了)到后来的『这就是白五香的送命题啊考验的是人心啊』被diss『虽然怜怜肯定会救但慕情这种不相信任何人的人也不值得被相信不值得被怜怜救』(噢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咯)到最后『好了好了不争了我希望如果最后慕情没反并且还是主角一派的,今天指着他脊梁骨骂的能够给我们一个解释』被diss『你有什么逼脸让我们道歉』。我操了,我有什么逼脸让你道歉?那你有什么逼脸指着人家让人家去死?大过年的好好说话不好吗非要用这种问候家人的方式弄得大家心里都不高兴吗?
总而言之,奉劝诸君口下留德,到时候打脸真的很不好看。

最后关于三十三神官事件。
这件事没什么好洗的,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好辩解的。
然而,诸位,如果说戚容最后时刻护了护谷子,薛洋死时还拿着颗糖就能让人感动。
坏人放下屠刀便是立地成佛。
这种逻辑是不是有点让人心寒。

说实话我不算是一个情妹妹粉只是风情cp粉而已。
我风情股感觉是崩盘前最后一涨了
就很心情复杂了。

最后的最后,宝贝们,如果不能包容幼稚,这本身就是一种幼稚。如果见到一些各家粉黑的极端言论,这也不是你抨击他所处的群体的理由。他们都是秀秀笔下的人物,我们都是秀秀和天官的粉,谁也不比谁高贵。
共勉。

君问归期未有期

高亮:私设慕情死亡,为救剑兰和错错领了便当
也算是自己对慕情的看法。对剧情奶一口。
小学生文笔了……但还是求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风信没想到慕情会死。
  更没想到慕情会为了救自己的老婆儿子而死。
  所以当慕情飞扑上前将剑兰和错错护在身下,自己的身子却在君吾的一剑下灰飞烟灭时,风信还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会为了他的幸福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就像谢怜以为戚容在最后时刻会将谷子扔出去挡火一样,他也以为慕情会毫不犹豫地将剑兰和错错扔出去堪堪挡住君吾的一击。
  不过一个鬼中娼妓和一个凶煞人的胎灵,哪里值得玄真将军以命相救?
  风信还记得就在前一天自己还和慕情在各自殿门口吵得脸红脖子粗。起因不过又是一件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小事,总之最后又上升到了八百年前慕情如何背信弃义抛弃了最困难时期的太子殿下和风信如何假仁假义五十步笑百步,然后风信在盛怒之下口不择言骂了一句“你这样为明哲保身自己吃饱穿暖不择手段的人怕是早就勾结好了君吾等着我们全军覆没吧”。
  其实当看到慕情的脸色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时风信便清楚自己说错了话。打心底里他知道慕情此人敏感又小心眼,说话又横又冲性格脾气也不怎么好,但缺点也仅限于此了。慕情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也不会做真的对自己和谢怜有害的事情,无论是八百年前他们潦倒落魄之时还是八百年后千钧一发性命攸关之时。但说出的话毕竟覆水难收,两人再各自嘴硬了几句便被自己殿内的小神官劝回去了。只是风信真的没有想到,这是他们二人八百年来最后一次争吵。
  他们八百年来的恩怨和缘分,竟以如此寻常而诡异的方式彻底告终。
  风信浑浑噩噩地往前走。仙京被毁,上天庭大乱,上头有谢怜和花城那帮人在操劳,也不需要自己帮什么忙。人间的人们不知天上的神仙们刚结束一场恶战,对着门的南阳和玄真宫观的信徒还彼此掐着架。他站在两座宫观中间,迟疑了半晌终是踏进了玄真将军宫观的门。
  被供奉着的玄真将军与慕情自是有八分相似,乍一看就是个眉清目秀的书生少年郎——那种生于贫寒人家却聪慧早熟的人儿。风信随手拉过一个年轻信徒问道,“玄真将军有什么好?让你们这么虔诚地供着?这几百年来他显过几次灵做过几件好事吗?”
  那年轻信徒乜了他一眼,只道他没见过世面,朗声道,“玄真将军仁心宅厚,听闻当年在人间时仙乐和永安打仗他便救助了许多小孩,广散恩泽。太子殿下落难时独自外出谋生,还不忘给救主送茶送米。将军对自己的母亲更是孝敬至极,再潦倒也未曾委屈她老人家。常言道自古忠孝两难全,我家将军也算是忠孝两全了罢——这可比对面那南阳将军强多了,没事只爱乱发脾气,一点儿也不讲道理……”
  那少年虽是口气颇为骄横,眼中的崇拜和骄傲却是真真切切的。
  风信站起身,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八百年来耿耿于怀的是非恩怨,在旁人看来完全又是另一番景象。
  曾经一次风信喝得半醉半醒,闯入玄真殿揪住慕情的衣领质问他这么多年来对自己和太子殿下就没有一丝悔意和愧意吗,那天的慕情却意外地没骂他有病,只淡淡地驳了一句:
  “太子殿下还是当初那个太子殿下,你也还是当初那个你。那请问我做错了什么?我改变了什么吗?”
  语气之寡淡,与对那些半生不熟的神官无异。
  “可是那种情况下你一走,太子殿下的心神可能会崩溃。”
  风信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像着了魔一样一遍又一遍地问他后不后悔愧不愧疚,就像恋爱中的女子反复问情郎是否爱她一般疯狂而不可理喻,却不料慕情似是极为嘲讽地嗤笑一声,方用极其冷酷而近似决然地语气说道:
  “若是我离开他就会心神崩溃,那我不离开他也会。”
  慕情自顾自地泡了两杯茶,将一杯递与他手中,语气中仍是不甚友善的嘲弄,“你们两个毫无生存能力又娇生惯养惯了的人,前有伏兵后有追兵,干不下体力活又拉不下脸卖艺,我不走还要靠你们两个养?还是一起饿死在街头?”
  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说多了并且深知和眼前这人讲道理简直不亚于鸡同鸭讲对牛弹琴,慕情命两个小神官将醉得脑仁发胀的南阳将军送回殿里。风信当时也的确咒骂了许久慕情冷血无情不知悔改只可同甘不可共苦云云,却未曾想过当慕情真的“富贵”之时,也着实未曾“相忘”。
  其实风信打心底里知道,慕情一向是他们三个里最冷静通透的。心热如火指的是谢怜这种心怀天下的大善人,眼冷似灰指的约莫就是慕情这种看透红尘的明眼人。
  可惜风信一向不愿承认。
  风信不知自己怎么出的玄真宫观。谢怜给他通了灵告诉他,剑兰抱着错错给慕情收了遗物,他们打算给慕情建个剑冢,叫风信多留心一下选址。
 
  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风信都变得十分沉默寡言,也再未听说和谁发生什么争执,只是和剑兰好好地待在殿中,当一个颇有几分严厉的合格父亲,仅此而已。
 
  很多年之后的清明节,谢怜,师青玄,裴茗,权一真和风信带着错错和谷子一道去上坟,顺道祭一祭当初一同共过事的仙僚。错错顽劣,四处乱跑时不小心蹭破了头,二话不说坐在慕情坟前哇哇大哭起来。谢怜一向不善于哄孩子,只得干站着等风信来哄,却不料风信走来扬手就拍了错错一巴掌。
  “吵什么吵!吵到你干爹休息了怎么办!妈的这家伙晚上又要托梦来和老子吵架了,烦死人了。” 
  “还不快滚过来给你干爹道歉!”
  错错扁着嘴端端正正跪在了慕情坟前,听着自家父亲和这坟的主人絮絮叨叨些毫无营养的废话,百无聊赖地抬起了头。
  只见不远处春色正好,倾巢出动的蜂蝶你争我赶闹成一团。坟头一株百花迎着微凉春风不摇不曳,似是淡淡一瞥,轻问归期几何。

emmm求不奶中……呜呜呜就是觉得情妹妹很危险了……

黑水出来了。开心。
突然想起来之前青玄宝宝不得善始不得善终,但贺玄跟他换了命
还有那个,你最亲的亲人,最好的朋友,都会因你而死
难道最后凉的不是娘娘……
被双玄虐麻木了现在总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我就瞎几把说一句,瑟瑟发抖

那个,奶师无渡的各位
你们怕是忘了
水横天是大裴亲手埋的啊
凉透了的
呜呜呜呜呜呜突然难过极了

你们都奶是雨师小姐姐
我奶一口灵文小姐姐
虽然我知道她被花花做成了不倒翁
我不管我压灵文小姐姐我还相信三毒瘤的塑料姐妹情

是这样的
占tag致歉,明天更了就删
君吾爸爸要杀去皇城了
娘娘………
突然想到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啊啊啊我就瞎几把乱说几句求不要奶中

今天太子殿下打牌赢了吗

今天太子殿下打牌赢了吗(游戏版)
*请想象一个圆形桌子 上帝:国师老母亲
1号 花城         
2号 谢怜   
3号 戚容       
4号 风信   
5号 贺玄   
6号 师青玄 
7号 师无渡
8号 裴茗   
9号 灵文   
10号慕情   
11号雨师篁 
12号权一真 
13号引玉   
ps,女巫第二晚及以后不能自救

【闭眼上警】1号花城.3号戚容.5号贺玄.7号师无渡.8号裴茗竞选警长
【Day 1】
【1号 花城】爆强神,强势要警徽【环顾周围上警的其他四位玩家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假笑】我不知道诸位对强神的定义是什么,但我觉得后面要非预言家跳强神的诸位可以退水了,毕竟你再强,那也没有我强。可以带节奏,就这样,过。
【3号 戚容】狗花城!少在这里装正义!你丫就是个天杀的铁狼,少在这里穿衣服瞎**乱跳什么强神了——
【梅念卿】……小镜王的意思就是跳预言家查杀血雨探花是吧?行了下一个吧,黑水沉舟,请。
【1号玩家挑眉看了一眼3号玩家】
【5号 贺玄】跳预言家,9号金水,下把查谁先听发言
【5号玩家面无表情瞥一眼3号玩家】
【7号 师无渡】血雨探花来者不善,再强也没有你强么?那我便和你对跳这所谓的最强的强神。血雨探花再不退水我就把你标狼了?好这波如果后面没有人再跳预言家那就先走查杀。过。
【8号 裴茗】3号玩家暴民不用说了,所谓查杀血雨探花可能只是乱泼脏水。我不知道5号玩家想干什么,我才是真的预言家,发金水杰卿。既然水师兄和血雨探花这是杠上了那下一把就摸血雨探花了。过。
2号谢怜投花城,其余玩家投师无渡
【7号玩家师无渡当选警长】
上帝宣布昨晚情况,3号玩家死亡,发表遗言
【戚容】谁杀的你老子我?我cnm狗花城,狗日的谢怜,风师贱女人……
【师无渡】(听到此处冷冷打断)如果你还想要你的狗头,马上闭上你的狗嘴。
警长指定警左逆时针发言
【6号 师青玄】灵文真君是贺兄和裴将军的双金水,那肯定暂时不能动。戚容就是个暴民,我这边闭眼玩家,跟警长。
【5号 贺玄】所谓强神,是水师大人和血雨探花对跳女巫咯。建议如果警长归票血雨探花不要跟票。下一把查水师大人,过。师青玄就这样跟水师大人的票也略可疑。如果水师大人是狼那明早就除师青玄。过。
【4号 风信】也就是说一狼焊跳预言家一狼跳强神,那狼的阵营很强大啊。方才这四位都不是什么好人,谁也说不准。这一把不跟警长,跟金水走。过。
【2号 谢怜】风信说的有道理,听灵文真君如何说。过。
【1号 花城】我很好奇为何各位为什么方才投票水横天,明明这个人都把可疑写在脸上了。也罢,暂且听双金水带队。若是这一轮警长不归我,可以听听双金水有什么信息。
【13号 引玉】铁民,划水过。
【12号 权一真】师兄是好人,可是我也是民牌保护不了师兄了。裴茗看起来就像是焊跳狼。这一把踩裴茗。
【11号 雨师篁】民及民以上,非强神,过
【10号 慕情】神牌。那几个什么都没说划水过的建议当做潜水狼直接票掉。
【风信】呵,你这是炸身份吧你也没安什么好心
【慕情】你什么意思啊我说得不对吗?那你有什么线索你说啊。既然没有线索不票走划水票你吗?
【风信】我操了,为什么要票我?我说的不是实话吗?屠边局出来了两个预言家两个女巫还有什么好炸身份的?那你倒说说你又是什么东西啊——
【梅念卿】你们两个闭嘴!【停顿片刻】现在是慕情的发言时间,风信你不要干扰其他玩家发言。 你们两个年轻人怎么回事?才说了你们不要吵架怎么又吵起来了?
慕情你继续说。
【慕情】(十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什么好说了,神牌,爱信不信,过。
【9号 灵文】很抱歉呢前面两位上警的强神,我才是真正的女巫。不过我很好奇为何黑水沉舟和老裴首验都是我。方才是黑水沉舟先发言给我发了金水,不排除老裴跟着黑水沉舟给我发金水的可能。但这也不好下判断。 但只要刚刚戚容不是真预言家那我的好人身份应该是坐实了。方才水师兄和血雨探花大有互撕的意思,不知是双狼的演技惊人还是有村民穿衣服【摊手】
【8号 裴茗】杰卿你刚刚是在踩我的意思吗?你这是金水多了恃宠而骄啊。刚刚和我对跳的黑水沉舟下把摸水师兄,那我下一把摸一把自称是民的几位划水玩家——雨师大人,得罪了。
【7号 师无渡 警长】总结一下刚才的发言,青玄一开始说跟我就被这位黑水沉舟不轻不重地连带着踩了一下,并且话里话外都是怀疑我这个所谓强神身份。 鉴于血雨探花当初上警的时候的强硬态度,黑水沉舟的意思很明显,他和血雨探花是同一阵营的,这使我严重怀疑黑水沉舟和血雨探花可能是双狼。 如果真是这样,那两位鬼王的水平也太拙劣了一些。 这么说来老裴倒可能是真预言家。杰卿跳女巫这是在挡刀吗【轻蔑笑】雨师大人跳民及民以上,玄真跳神牌,青玄南阳太子殿下未跳身份。 然后奇英无故踩了老裴一脚,不知是私仇还是有什么不能言说的线索。 老裴这是专挑女人来查验吗?还有,我下一晚极有可能被刀,在这种情况下我如果被杀,只会给某些居心叵测之人闹事的机会,我希望下一把守卫可以保一下我。这一轮我坚持我所想归票血雨探花。过。
警长归票【1号 花城】
【1号 花城】投【7号 师无渡】
其余人弃票
【1号 花城】被票死,有遗言
【1号 花城】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真女巫。水横天请继续你的表演。我很好奇,刚刚水横天口口声声说我和黑水水平拙劣,你一个穿女巫衣服的用戚容的查杀为理由票我也真是不择手段了。过吧。

【Day 2】
上帝宣布昨晚情况,贺玄、师无渡双死,没有遗言,警长留警徽9号玩家。
警长决定警右顺时针发言
【10号 慕情】如果水师大人是真的女巫那便是狼刀了水师大人,水师大人毒死了黑水。那形势很明朗了吧,两位鬼王是双狼。明光将军的预言家身份基本上坐实了。方才查验了雨师大人,那便先听听结果如何。
【11号 雨师篁】不用说了,我是真金水。我要是狼牌现在早就自爆了,哪还会给你们时间发言。闭眼玩家,也没什么线索,过。
【12号 权一真】我是真的民牌,刚刚水师大人质疑我为什么要踩裴茗,不为什么,我就觉得他没安好心。过。
【13号 引玉】奇英这贴脸就不对了——话说回来我这边也没什么线索,全程闭眼玩家,过。
【2号 谢怜】水师大人会不会是自刀狼?为了坐实裴将军的预言家身份……那黑水沉舟总不可能是他的金水灵文毒死的吧……先听诸位仙僚发言吧,过。
【4号 风信】明光验了两把金水,是不忍心查杀女玩家还是真的手气背得吓人?过。
【6号 师青玄】等等,各位,我跳丘比特,黑水沉舟和我哥是我连的情侣——裴将军和灵文真君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贺兄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各位我没睁眼,双狼或者双好人,我也不知道他们刚刚为什么要互撕——可能因为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方式。诸位如果不信第三阵营不存在今晚我可以挡这刀。 过。
【8号 裴茗】青玄?你是认真的吗?那我这个预言家应该没人质疑了吧?雨师大人铁金水,下一把查太子殿下。建议引玉殿下和奇英里可以出一个。好了,过。
【9号 灵文 警长】警长居然死了,还把警徽留给我这个对跳玩家。嗯上一晚我是炸身份的,我是真的民牌,水师兄居然看出来了。水师兄没有怀疑上我,这么说来是看在双金水的份上帮亲不帮理了。青玄说自己连了水师兄和黑水这对情侣,真是好胆色——哈哈哈水师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青玄,上一轮青玄扬言跟警长票,很明显是知道水师兄身份的,现在却说第三阵营不存在,恐怕有洗净嫌疑的可能。那么黑水的狼队友恐怕也不知道他们的情侣身份于是刀了水师兄,而那位不知名的守卫又不知为何没有守水师兄。青玄不急着除,引玉殿下和奇英和太子殿下里出一个吧。老裴下把验太子殿下,现在那只能随便搞了,先出引玉殿下吧。
警长归票【13号 引玉】
其余人弃票
【13号 引玉】死亡,发表遗言
【权一真】为什么要票师兄?师兄不是说了他是好人吗——灵文你——
【13号 引玉】好了一真,不用为我说话。灵文啊我真的是民。现在形势很紧张了,我一个民就不下带节奏了,过。

【Day 3】
上帝宣布昨晚情况,【4号 风信】死亡。翻猎人牌,可以发动技能。
【灵文】南阳将军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现在死亡玩家中黑水和血雨探花是被标狼了,戚容是民,水师兄是女巫也已经死了,引玉殿下不知是真的民还是穿衣服的潜水狼,老裴和青玄一预言家一丘比特也暴露了身份了。你这一枪很重要啊,基本上来说你这一枪决定了局势走向,请慎重考虑。
【慕情】(白眼)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是我搞的你,真的不是。
【4号 风信】我说什么了吗你在这不打自招?从第一晚你就在瞎带节奏。现在场上应该是一狼或两狼。鉴于你刚刚的发言我觉得你很有可能是一匹倒钩狼。毕竟除了你我真的想不到还有谁在形势这么明朗的情况下不搞裴将军和风师大人这两个现成的神会搞我这个划水的。
【慕情】我靠我要搞你我第一晚不能搞你吗为什么要拖到现在?
【风信】我操了,之前血雨探花和黑水沉舟两位鬼王在,水师大人这一个行走的女巫在,为什么要搞我?他们会听你的来搞我?
【慕情】那你开枪吧,你他妈快点开枪,快点结了这局。妈的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猎人发动技能,带走【10号 慕情】】

上帝宣布游戏结束,第三阵营胜利。
【梅念卿】我想到了第三阵营会胜利,但真没想到第三阵营这么快就胜利了。你们两个年轻人,都说了不要吵架,风信你小子这枪快狠准,一枪就打完了整局。慕情你小子也是,为什么最后要跟他赌气?为什么不跳身份?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没有我当年会玩,当狼的焊跳太明显了,被穿衣服的解释得太苍白了,想我当年……

我在写什么……完全不指望有人明白我的逻辑了。ooc君已上线……晚点写复盘。
其实是有BUG的……看不懂的小可爱可以等复盘出来以后配合复盘食用_(:з」∠)_
以及,这是一篇隐藏的裴灵文……

今天太子殿下打牌赢了吗

#今天的殿下打牌赢了吗
起名废
一个天官版狼人杀脑洞
各位大概都玩过就简单说说这边的规则
这里各种沉迷狼人杀自认算是半个高玩,平时凑一桌人就是标配吧没什么高端新角色
因为天官还没有完结所以暂时先不写剧情版,只是按照自己对角色的性格理解写,说白了就是先瞎**乱写
实在凑不齐人,就十三人局吧
配置是四狼四民四神(预巫守猎)加丘比特屠边
ps,人狼恋或神狼恋,被丘比特连的两位玩家会和丘比特组成第三阵营。本情况下在狼人全部被杀以后丘比特可以在上帝叫醒狼人时杀人
本局暂不开启白痴角色,不然我容容不拿到白痴牌简直是浪费角色
上帝是热爱打牌的国师老母亲
cp向大概是花怜双玄权引裴灵,风情日常互怼,师无渡日常弟控,风师和太子日常闺密,花总和贺总日常塑料鬼王情。

关于老母亲写在前面的话:
1.禁止血雨探花无条件保护太子殿下,禁止太子殿下无条件相信血雨探花
2.风信和慕情禁止无缘无故吵架,严禁互殴
3.奇英殿下禁止在游戏时骚扰引玉殿下
4.水师大人禁止用敌视的目光盯着地师大人,地师大人亦然
5.请各位玩家尽量使用男相。为了避免水师大人的暴怒和裴将军的居心不良
6.小镜王禁止使用脏字对其他玩家进行人身攻击。其他玩家禁止在被泼脏水后殴打小镜王
7.我才是三界第一牌王,不接受任何反驳